滿庭芳小說 > 滿宅生香(下)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3 頁

 

  “除了我娘和長茗,沒有人真正清楚我的腳……有多丑。”左孝佟的目光不自覺落在右腳上,有時,連他自個兒都不愿意面對。

  季霏倌微微挑起眉。“咦?我怎么記得沒有多久以前,你還說過這樣的話——將來我變成老婆子,很丑,你還要一直看著我。”

  “那不同。”

  “如何不同?”

  “我們一起變老變丑。”

  季霏倌耷拉著臉,喪氣的道:“我看啊,你還是按著婆母的意思將我休了吧。”

  “胡說八道!”

  “胡說八道嗎?你不覺得自個兒分得清清楚楚的嗎?因為你這樣,我也這樣,兩人都不吃虧,彼此包容乃天經地義,若你那樣,我不那樣,我們是不是就不應該彼此包容?這是愿意同甘苦共患難的夫妻嗎?”

  左孝佟頓時啞口無言,雖無此意,但是聽起來好像就是這么一回事。

  “你可曾想過,若非那留在腳上的丑陋,我根本沒機會嫁給你。如此說來,你的丑陋卻是上天給我的恩典,不是嗎?”

  半晌,左孝佟緩緩的松開手,不過,看得出來他身體依然很緊繃,顯然還是很不自在。

  季霏倌不看他的表情,慢慢的卷起他右腳的褲管,看見他不愿意面對的丑陋……其實,比她想象的還好,不過比正常的腳瘦一點,皮膚像她在現代所見過的異位性皮膚炎。

  季霏倌不發一語取了紅泥小火爐上的茶壺,在水盆里兌了一些熱水,濕了巾子,小心翼翼的為他熱敷。

  顯然很疼,左孝侈微皺著眉,但是不發一語。

  許久,直到他漸漸放松下來,季霏倌忍不住問:“平日疼嗎?”

  “除了天氣轉變,酸疼會劇烈一點,平日倒是還好。”

  “怎么會有人膽子如此之大,竟然在宮中傷人?”

  “宮中的人膽子都很大。”

  “當時,你怎能毫不遲疑的替他受罪?”

  “他小我兩歲,總是喊著佟哥哥的跟在我身后打轉,我那時明明看見利箭射過來,豈能不管?可惜當時還年幼,速度不夠快,要不我應該可以避開。”

  其實,他很慶幸對方并沒有取四皇子性命的意思,因為四皇子死了和四皇子殘了,兩者的含意截然不同,后者好歹還有兄弟之情,真要被揪出來,皇上不會追究到底,可是從此四皇子就廢了。不過,人生總是有無數的意外,他的犧牲讓一向天真的四皇子看清楚宮中的丑陋,從此強大自己,更得皇上喜愛。

  嘴一撇,季霏倌忍不住嘀咕,“你立下如此大的功勞,皇上卻還折騰你,皇上也太不厚道了吧。”

  聞言,左孝佟噗哧一笑,“皇上的重用被你說成折騰,皇上知道的話應該很惱吧。”

  季霏倌輕哼一聲,“男人與女人就是不同。”

  “怎么說?”

  “男人就想著建功立業、光宗耀祖。”

  “女人難道不想嗎?在我看來,女人是驅使男人建功立業、光宗耀祖。”左孝佟刮了刮她的鼻子。“女人比男人還狠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書頁 返回目錄 下載本書
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体彩宁夏11选五走势图 贵州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贵州快3一定牛彩票下载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陕西休彩11选5开奖查询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山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山西新十一选五开奖 十一运夺金遗漏彩乐乐 秒速赛车技巧规律 大学生赚钱小项目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快三河北 pk10app计划